黑暗中的小希望:embrave團隊 從小夜燈發展的創業旅程

採訪、撰稿:潘柏喬/黃韶安/林宜蓁

審稿:陳心潔/解之閑

創業的起點

根據台灣衛服部統計,2017年有通報的性侵案件中,在被害人住所發生的比率佔23.7%,此外,加害者的組成比例中最大的來源並非戶外的陌生人,而是信任且熟識的友人。在沒有足夠預知防備的情況下,要如何避免悲劇的產生呢?

Embrave居家安全防身語音小夜燈便是為此而生。

Embrave團隊的兩位成員,是因為清大電機系的一堂創業課程而認識,而後,她們從周遭朋友中,在考量科系專長、分工,以及成員的意願下,開始挑選適合的夥伴。組成四人團隊後,她們開始著手對創業題目的規劃,首先,她們自身的視角出發,思考社會問題,並以此作為她們的創業題目,而後,她們選擇了女生受性侵的社會問題去構思,選擇這個題材的原因,主要在於她們同為女性,並充分感受到女性在獨居生活時的不便與恐懼。決定題目之後,團隊開始著手調查相關資訊,並深入瞭解議題與調查市場,她們看見了性侵事件的漏洞—不懷好意的熟人,當大家都認為夜晚單獨走在路上很危險時,卻疏漏了兩個人共處一室的隱藏危機!這些可能造成性侵的隱憂,如密閉空間致使難以脫逃與求救等,卻是小型隨身防狼噴霧、警報器這些平常在市面上的產品難以提防的。

Embrave成員​楊喻婷表示,當被害人同時扭動身體與大聲呼叫時,加害人會選擇先箝制住被害人的手腳,而Embrave小夜燈針對這點,設計出語音辨識系統,被害人可透過特定呼叫讓小夜燈通報警局,甚至小夜燈自身也配備了噴灑刺激眼鼻的氣體的功能,讓受害人可以扭轉趨勢,趁機反抗或尋求救援。Embrave團隊從生活中的細節發想,切入破口、市場調查,看似普通的小夜燈也能創業!

築夢踏實的第一步,關於團隊內部分工

當談起分工時,林育安表示,Embrave團隊的分工相當明確,需要表達或者市場分析報告都交由經濟系的同學準備,而她與另一名電機的同學則是分別負責軟體與硬體,沒有什麼分工上的糾紛,反而是開始發想創業產品時,由於學習不同領域的知識,導致有時候她們認為可以的東西,我們覺得不行;我們覺得可以試試看,她們卻覺得做不到,許多的想法都被相互駁回,這是林育安覺得一開始比較不適應的地方,事實上,跨領域的溝通需要更多的互相學習與適應,也更有機會碰撞出嶄新的火花。

與他人共同完成一項事情,難免會有爭執,楊喻婷表示他們團隊算是蠻和平的,當有人有想法的時候,都會直接提出來討論,而其他人也都會提出自己的想法,因為都各有堅持,又嘗試去說服對方,當自己被說服的時候,其實當下是感到開心的,代表團隊又向前了一步。而對於團隊較慚愧的是自己技術、能力上的不足導致構思無法具體化為產品,這也與四人對於未來的規劃有關。

拉近夢想與現實的距離:創業課、業師、評審團

夢想總是美好,現實卻總潑冷水,當創業理想與實際情況出現差距,創業新手該如何跨越這段距離呢?

Embrave團隊的成立契機是由於一門創業課程,問起清大的環境是否有提供創業的相關資源時,林育安第一個提起的就是各系專門開設的創業相關課程,課程共一學年,上學期是學習思想及構思創業計畫,下學期才是實戰,學習到將概念具體化的過程,比如市場分析除了發想還要透過訪問、調查,實際了解客戶的面向;要清楚地知道要鎖定的是哪些客戶,進而設計產品的規格設定。

林育安以Embrave小夜燈為例:「先將面向客群鎖定女性的話,女生喜歡一些精巧、漂亮、可愛、白色的……那可能尺寸就不能設計太大,然後需要評估產品可行性,而客群的差異也可以設計出功能不同的產品,像是小朋友的小夜燈功能就簡單一些、大人的話,功能可以複雜一點……」總之,這門課的訓練從市場面向、鎖定客戶開始,整理出對於產品的想法,並訂出產品的規格,然後在實作中不斷失敗、被退回。林育安說,創業其實教的是一個態度:發掘問題,努力不懈。

回憶起創造Embrave小夜燈的過程,楊喻婷說,當​教育部的大專院校創業募資實戰平台給了獎金十萬跟創業日配給業師時,幫助最大的不是十萬,而是業師。業師是專門輔導新創團隊的人,了解新創團隊會遇到的挫折,給予方法與領導,林育安表示,業師經常帶他們去參加校外的活動、與廠商互動,當他們遇到問題時,業師也不會直接講問題解法,而是循循善誘,就算沒有問題,也會丟出問句給他們令他們可以不斷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而現在還缺什麼。也間接拓展了他們尋找資源的能力及方法。

最後,在創業日決賽當天參賽團隊需面對評審的提問,Embrave團隊的作品被質疑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性,評審多由男性組成,認為女性在受到制約時就應該反抗,林育安說:「堅持自己的理念,不要怕評審,不要怕被質疑,就是勇敢地把你的想法說出來,雖然有可能評審不能理解,或者是他不認同。回答問題時不要太執著在回答或真正的回答到他的問題,因為你的時間就那麼短,應該拿來回答其他的問題,而非鑽牛角尖。」

Embrace & be brave

訪談的最後,我們問起為何團隊的名稱為何要取名為"Embrave",林育安與楊喻婷共同表示,取名源自"embrace “與 “be brave",讓每個在外獨居生活的女性都能感受embrace的溫暖,也要好好保護自己,鼓起勇氣來對抗傷害自己的人,這就是embrave的初衷與最終目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